中原河南麻将官网|中原河南麻将有挂么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羅馬神話 >

特洛亞亡國后(王朝的下場)

來源:未知 閱讀:
神話故事導讀:
特洛亞滅亡了,普里阿摩斯也殉國了。普里阿摩斯的王后也喪失了一切, 最后連她自己的形體也喪失了:她在赫勒斯蓬托斯狹長的海峽上變成了一條 狗,望著異鄉的天空發出嚇人的吠聲。 特洛亞城一片火光。大火還沒有熄滅,老王普里阿摩斯就被拖到朱庇特 的神壇前

    特洛亞滅亡了,普里阿摩斯也殉國了。普里阿摩斯的王后也喪失了一切,最后連她自己的形體也喪失了:她在赫勒斯蓬托斯狹長的海峽上變成了一條狗,望著異鄉的天空發出嚇人的吠聲。
    特洛亞城一片火光。大火還沒有熄滅,老王普里阿摩斯就被拖到朱庇特的神壇前,他的枯竭的血被神壇吸干。阿波羅的女祭司被人拖著頭發俘虜去了,她雙手向天呼吁,又有什么用處?特洛亞的婦女緊緊捧著本邦的神像,擁擠在火光燭天的神廟中,一個個被勝利的希臘人拖走,當了俘虜,人們看著這些希臘人好不艷羨。阿斯堤阿那克斯被人從碉樓上推下摔死了,當初他時常坐在這碉樓上,母親指給他看他父親在城下作戰,立下功勛和保衛祖宗社稷。 www.mrmy.org 
    北風吹起,摧她們上路,在風中飄動的船帆,發出拍拍的聲響。船長下令開船。特洛亞的婦女們都喊道:“特洛亞啊,永別了!我們是被人強拉去的啊!”她們吻了吻土地,辭別了余煙未熄的家園,轉過身去,走了。最后登船的是赫卡,人們在她的許多兒子的墳墓間把她找著了,她死抱著墳不肯走,要和她的死去的兒子們訣別、親吻,還是于利棲斯一把把她拖走。但是她究竟還是取到了赫克托的骨灰,她把這搶救得來的骨灰緊緊抱在胸前。她還把自己一綹蒼蒼白發留在赫克托墓上,這綹頭發和幾滴眼淚是她祭兒子的菲薄的奠儀。


    在特洛亞的對面有個國家,這里的人是比斯通族。國王波呂墨斯托爾住在一座奢華的宮殿里。特洛亞老王曾把兒子波呂多洛斯偷偷地寄養在這里,使他遠遠離開戰爭。這原是一條非常妥善的計策,只可惜老王送他去的時候一同送去了一大批金銀財寶,這對貪心的波呂墨斯托爾有很大的誘惑力,于是他就存了歹心。當特洛亞國運日衰,這位喪盡天良的比斷通人的王就拿起刀來向著那個托付給他的少年的喉嚨刺去,把他刺死了。他覺得殺了人只消把尸首滅跡就完了,因此他把波呂多洛斯的尸體從懸崖上推落海中。

    就在這國家的海岸外,阿伽門農命令船隊停泊,等候海上風浪平息再繼續前進。在這個地方突然之間地面上裂開一條大縫,阿喀琉斯的陰魂跳了出來,他的樣子和生前一樣。他的神情是怒氣逼人,就像那天他拿起劍來兇狠狠地要和阿伽門農挑戰時一樣。他喊道:“希臘人哪,你們現在回家了,是不是把我忘記了?你們對我的功勞應表的謝意難道和我一起被埋葬了么?這可不行!”我的墳前決不能缺少應有的奠禮,把波呂克塞娜殺來祭我,我的陰魂才能息怒。”
    他說完之后,希臘盟軍將領只得服從死者的殘忍的命令。波呂克塞娜是她母親唯一的骨肉了,但是人們還是把她從慈母懷抱中強拖出來。這位苦命而勇敢的姑娘鼓著婦女所沒有的勇氣,跟著他們走到墳前,在墳前被人殺死作了犧牲,祭獻給阿喀琉斯了。當人們把她牽到祭壇之前,她明知這慘酷的儀式是為她準備的,但是她神色自若。她看見涅俄普托勒摩斯手里提著刀,眼睛盯著她的臉,她說:“殺死我吧,我準備好了,把你的刀插進我的喉嚨或者我的臉膛,讓我這貴族后裔流血而死吧。”說著,她把胸懷袒露。“我波呂克塞娜決不愿作奴隸,茍且偷生。你把我祭獻,天神是不會息怒的。我只希望我母親不知道我死就好了。我一想到母親就不愿死了;她減少了死亡給我的愉快。但是她也用不著為我的死而擔驚害怕,倒是她自己的生活很可慮呢。我現在只有一件事請求你,我愿意在我走進陰界的時候,保持我的自由人的身份,你如果認為這請求是正當的,請你不要讓男人的手碰我的處女身。不管你把我犧牲是為了向誰討好,我想他也更愿意我是個自由人。假如我臨死前的這番話打動了你們,——請求你們的不是普通俘虜,而是普里阿摩斯王的女兒呢——請你們把我的尸首好好交還我母親,不要向她討贖金,不要讓她用黃金,讓她用眼淚償付埋葬我的權利吧。”她說完,在場的眾人情不自禁地流下淚來,雖然她自己倒克制了自己的悲淚。這時祭司也熱淚縱橫,勉強地把刀子深深刺進她迎上來的胸膛。她兩腿一軟,倒在地上,一直到死保持著無畏的勇氣。在她倒下去的時候,地也還特意把自己身體遮蓋起來,不愿暴露自己純潔的女兒身。
    特洛亞的婦女們領回了她的尸首。她們回憶起特洛亞王朝所遭受的一切苦難,她們一個一個地計算著普里阿摩斯的兒女有多少已經不幸死去。公主啊,她們現在在哭你呢;她們也在為你而難過。想你昨天還是王后、還是母后,你昨天還是驕傲的亞細亞的化身,而今天卻遭受俘虜的悲運,幸虧你是赫克托的母親;否則勝利者于利棲斯還不愿意要你。赫克托從沒想到自己會替母親找到了一個主人。她現在抱住她英勇的女兒的冰冷的尸體,又和往常哭社稷、哭兒子、哭丈夫一樣哭起女兒來了。她的眼淚流在女兒的傷口上,她亂吻著女兒的臉,她捶打著時常捶打的胸膛。她的白發垂在女兒的凝固的血跡上,她亂搔著自己的胸,哭道(她的話還不止這些呢):“孩子,在你母親哭過的兒女之中,你是最后一個了。我的兒女如今一個都不剩了。孩子,你現在躺在地上,我看見了你的傷痕,這也是我的創傷。你為什么會受傷?因為他們就怕我的子女得到好下場。但是我本來以為你是個女兒家,不會被人殺死,誰料到一個女人也會在刀下亡身。那把你弟兄們都殺光了的阿喀琉斯,也把你殺了。他真是特洛亞的禍星,他害得我心都醉了。當帕里斯用日神的神箭把阿喀琉斯射死的時候,我說:“現在不必再怕阿喀琉斯了吧,”誰想現在我還得怕他。在他死后,尸骨變成了灰,他還對我們家族這么兇狠;
------分隔線----------------------------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驗證碼:
中原河南麻将官网 福彩绝杀六码 天天爱捕鱼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cf手游龙啸翻牌技巧 真人捕鱼最新版 电子竞技都有什么 六肖全中 扑克二八杠怎么玩 王者传奇正版手游官网 原版疯狂德州扑克